我与父母

我与父母

1.农民命运

小时候,我不理解为什么父母要那样勤劳。他们每天都要下地干活,天没亮就出去,天黑了才回来,带着一身的疲惫和泥土。即使这样,家里也吃不上几次肉,也没几件新衣服穿,还要被城里的亲戚瞧不起。在破烂的岳口镇上,我看到那些小镇居民也只是普通人,并没有比父母更加勤劳和聪明,但是他们就是过的好很多。

我妈跟我说,这就是农民的命。小时候我读过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科学告诉我世界上没有鬼神,更加没有所谓的“命”。长大以后读了更多的书,才知道到命是存在的,它就是户籍制度剪刀差。父母的苦和累都拜国家所赐。

农民被划为下等人,农产品被廉价买走,命运被国家安排的妥妥当当。长期的物质和精神匮乏的生活,深深的扭曲着农民的三观。他们勤劳,永不停歇的干活;他们节俭,化肥袋子做成裤子穿;他们势利,为蝇头小利与乡邻大打出手。他们成为中国最可怜可恨的阶级。

从此以后,我爱国家,就如同国家爱我。

2.反面教材

村子里,大多数父母没什么文化,不懂得怎么教育子女,管教方式只有一种 – 打骂。这些无能的父母自己发泄痛快了,却给孩子造成巨大的心理伤害。小孩长大后,要用一生的努力去治愈童年的伤痛。

我妈是个脾气极为暴躁的人,对我从小就恶言相向。小时候她带我去田里干活,给我一个镰刀割玉米秸秆。我不小心割伤了手指头,原以为她会安慰我,结果她暴跳如雷,开始怒吼,骂我是个蠢猪,什么忙都帮不了,整个村子都听得见。她扭曲的脸、十万分贝的骂声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这样的咒骂太多太多了。有一年夏天,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她又用各种脏话骂了我十多分钟。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萌生了自杀的念头。

上了高中之后,在家里的时间少了,也就少挨骂了。我试过和她交谈过她的语言暴力,只要她说一声“我错了,我不该那样吼你”,我就彻底原谅她。她却说:"这算什么,别人都是打,我从来没打过你,狗还不嫌家贫呢,真没良心,白养你了",又是一通怒吼。这些伤害是永久的,我的性格变得自卑、敏感、易怒。如今我已经是三十几的大叔了,内心还住着一个当年意图自杀的小孩。

教育专家说,父母应该做孩子的榜样,而我妈是我的反面教材,比如她邋遢、爱说脏话、暴躁,反而让我意识到应该讲卫生、不说脏话、冷静克制。她也有她的优点,也有对我很好的时候。现在她老了,我也原谅了她。从宏观上看,我妈也是农民命运的受害者。

3.优秀父亲

我的父亲是个非常优秀的人。

他是个多面手,会开大货车、农用机车,会修车,会做饭,会木工,会捕鱼捉虾。他是个高傲的人。家里缺什么东西就上街买,从来不去借。别人来借东西,他也不气恼,能借就借。他是个爱思考的人。干活之前会想想有没有方法提高效率,别人来请教,他也毫不吝啬的指导。他关心国家政治,会思考国家政策是否影响农产品价格。

他很少发火,对我一直是温和耐心的。他也不懂教育,但是会尊重我的选择。他用无声的行动告诉我,什么都可以学会,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,天塌下来都要睡得着。

我要传承他的优点,成为我的孩子眼里的优秀父亲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